乐虎国际lehu10_www.lehu10.com_欢迎来到乐虎国际娱乐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QQ登录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查看: 639433|回复: 21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难忘懒拐糖

    [复制链接]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08-12-31 15:29:4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懒拐糖是桂北的方言,意为很差,不中用.如用在斗场的斗鸡上,其意与菜鸡差不多.虽然斗场良将凤毛麟角,但确有王级的斗鸡因未遇伯乐,而惨遭刎颈之运,下面我就来说说我与一条懒拐糖的不解之缘,希望鸡友能惜鸡如命,筛选斗鸡时慎之又慎,让每个王者斗鸡能驰骋疆场,建功立业,而不至于枉死于锅盆之中.
2003年初秋,我陪革七去西贡挑鸡.那是我第一次去西贡,异国它乡的风情让我陶醉,更让我兴奋的是沿途一群群大小不一的斗鸡,毕竟是热带鸡,那些刚打鸣的斗鸡稀薄的羽毛下是红润结实的肌肉,就象是铁铸成的,充满力量.革七对那些鸡不屑一顾,他说那是越南普通农民的鸡,上不了档次.只有专业的鸡农手中的鸡流淌的才是高贵的血液.临近下午三点,才看到阮雄济家,那是建在山脚的小院落,公鸡的鸣叫声就象不息的战鼓,短促有力,听着就让人振奋.革七八十年代初就向阮家进鸡了.听革七说阮家世代养鸡,传到阮雄济已是五代了.
阮雄济的曾祖父无意中救过法国一位农场主的命,那时越南还是法国的殖民地,法国农场主就聘他为驯鸡手,手把手教他驯养斗鸡的各种技艺,也许是天赋或者称鸡缘,很快他就掌握了一整套的驯鸡方法,农场主临终回国时把那些鸡赠给了他,那时他在斗鸡圈已小有名气了,凭着那些鸡他在西贡培育出阮氏水白眼.那些鸡的眼白就象泉水一样清澈,即使斗到最后仍炯炯有神,露出桀骜不驯之神,阮氏水白眼的特点是发脚重,准,狠,往往一架下了对方非死即残,不残者也失了性,伤愈后再不敢斗了.[待续]
我是斗鸡爱好者,希望与同好交朋友,我的QQ是390101889.

评分

1 查看全部评分
乐虎娱乐官网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1 乐虎娱乐官网乐虎娱乐官网 顶11 踩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推荐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3-1 16:06:50 | 只看该作者
第二天我还在梦中,便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,电话那头革七压抑不住兴奋地说:“老板回来了,在醉八仙酒楼设宴犒劳大家呢,你快来呀。”事发突然,不容我多想,我匆匆洗了把脸就朝酒楼赶,一路上对老板如此高姿态不免愤懑,把我的懒拐糖当作路边的鸡呀,兴至则招,兴败则挥。有朝一日两人换个地位,我非让你给懒拐糖拾鸡粪不可!我的思绪尚在飞扬,人却到了酒楼。大伙都到齐了,正在热烈地交谈呢,还是初次相会的这帮人,只是阮雄济的胡子茬杂,显得更老了些。见到我老板热情得有些夸张,一个劲说这些天来我辛苦了,他是商务缠身没办法分开身,精明的生意人行事就是如此让人无懈可击,虽然心里有气可我仍不好发作。阮雄济革七也象初见面那样与老板聊的甚欢,仿佛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。七姐见我有些不自然,她的细脖上有条金灿灿的项链特别惹目。菜是丰盛的,酒是浓酽的,话语是欢快的,可我的心却是沉甸甸的,我知道与老板这类的人打交道得多留个心眼。果然,酒酣面潮时,老板为阮雄济满上酒,和他碰杯,说懒拐糖脱润而出首功非阮师傅莫属。他把杯口倾下示意滴滴干净,同时向旁边的老五使了个眼色,老五心领神会,拿起挂在座位上的老板包,抽出一叠相片,都是鬼见愁近段时间捧出场斗鸡的特写,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弄到的。阮雄济凝神静气地拿着这些相片一一看过,老板问这些鸡的种头和喂功怎么样?阮雄济说鸡的喂功超乎他的想象,就是他们世代养鸡的喂功也莫过如此,不敢相信鬼见愁能喂出这样品相的斗鸡,很可能他请高人相助。老板颌首赞同。这些大中小鸡的品种虽然不同,不过都属打攻型的鸡,大型的在西贡叫“沙沙”的斗鸡,这与它的英文发音相似,也有的说这称号来源于它的起腿,它起腿的频率异常地快,打斗时起腿发出“嗖嗖”的声音,六七十年代此类斗鸡风靡一时,从外表特征看此鸡应属于日本本土的一分支,因为不是懒拐糖潜在的对手,阮雄济也不作过多的评述。中型的就是那只金项白沙尾的泰斗,阮雄济看了相片认定出自索昆兄弟之手,首先是那罕见的毛色,还有清澈的水眼,略为前倾的身形,紧奏的身躯,这都是索昆家族鸡的特征。而那六斤左右的杂毛小鸡很可能是泰缅杂交鸡,是用泰国雄鸡配缅甸雌鸡出的子一代。这类鸡打法泼辣,玩命。每类鸡都如此高档,说明鬼见愁暗起杀机,而且志在必得。哦,原来鬼见愁也想大斗一场。革七和老五惊叹道。
“懒拐糖与鬼见愁手上那条金项白沙尾斗鸡斗,依你看哪方的羸面更大些?”老板不动声色地问,阮雄济吸了一口烟,思索了一会,才说:“两鸡有得博,不过如果允许,我愿意拿我的双眼作注押在懒拐糖身上。”阮雄济说的声音并不大,经七姐翻译出来却让每人心头一震,老板拿眼看老五,后者暗暗地点了下头,老板转向革七,革七说:“如果可以赌命,我拿这条命押在懒拐糖身上与鬼见愁一搏!”说的慷慨激昂。最后老板面向我。问:“你怎样看?”因为事关重大,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。七姐抢过说:“我虽然不大熟悉斗鸡,但亲眼见懒拐糖的战斗力,而且信任阮师傅,是我我敢倾其所有赌懒拐糖赢。”我点头附和。老板把手中的酒杯往桌上一砸,说:“懒拐糖是我毕生见过杀伤力最大的斗鸡,这样的鸡如果我都不敢赌,也枉在斗场混了。”这老滑头,直到这时才表态啊,不过有老板的介入,免去懒拐糖打双头,也不必冒如此大的风险,我仍是挺高兴的。
“听七姐说,你们原来有拿懒拐糖打双头的打算,是吗?”老板问。“那是认为鬼见愁喂不出这种状态的鸡,现在从鸡的品相看,懒拐糖打双头是凶多吉少啊。”阮雄济坦诚地说。老板不置可否。后面老板绝口不提斗鸡的事,而是说些前段时间生意场上的趣闻,作下酒的佐料,甚至让七姐即兴唱了几首越语歌曲,想不到越语歌曲有点象闽南语歌曲,也是情意绵绵的。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推荐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43:49 | 只看该作者
  
斗场的激烈程度与赌注成正比的,赌注越大,斗场里弥漫的气氛就越紧张,大家都在拭目以待这场龙虎斗,不知鹿死谁手。有看好黑鸡的,有笃信灰鸡的,忙着找人下注,但没有谁敢跟公子拿黑鸡收八折。一盏茶的功夫那些人持鸡进场了,公子一反玩世不恭的常态,脸上露出少有的凝重,笑面佛也收敛起那可掬的笑容,忙前忙后作战前准备,这时出现了一段小插曲,公子要求开钜打,两鸡都是隔年的老鸡,只是黑鸡的钜象标枪一样尖锐,灰鸡的是刀状钜,也象大刀一样锋利,武汉仔就不乐意了,开钜打鸡虽然激烈,胜败加速决出,可往往一仗下来,不管胜鸡败鸡都变成废鸡。老者那边迷恋那二折,说好说歹加租鸡的钱武汉仔才勉强同意。并不是任何时候有眼福看鸡开钜肉搏的,那象是两个赤膊的勇士持匕角斗,惨烈也有更多的变数,扣人心弦。两鸡是不同的打法,黑鸡脚头稍轻管鸡好,灰鸡脚重发脚干脆不管鸡,连环腿环环相扣,因为是鬼见愁的鸡,多数人看好黑鸡,只七八分钟,突然老者占灰鸡大量吃注,情势急转直下,原来黑鸡被踢瞎了右眼,更可怕的是黑鸡吃脚便愣一下,这是不受打的表现,原来占黑鸡的马上掉转枪头,拿灰鸡放折,折头一下被压到五折,公子也沉不住气了,哭丧着脸用灰鸡放折,笑面佛鼻尖都急出汗,这么短的时间就被踢瞎眼,看来凶多吉少,占黑鸡的焦虑了二十多分钟,场上的战局又开始慢慢变化,黑鸡虽然瞎了眼,可灵活如常,管灰鸡绰绰有余,而灰鸡久攻不下,显得有点力不从心,折头开始回升,接近洗水时出现平打。洗水后灰鸡恢复了体重,狂风骤雨抽打得黑鸡晕头转向,脸上刚开始有点笑容的公子又乌云密布,黑鸡似乎双眼看不见了,占黑鸡的纷纷抛出低折妄想逃离危境,折头曾一度低至于1。5折,公子看大势已去,也放这让的低折让老者那边买足了保险,可三十多分钟后,战局又起了微妙的变化,灰鸡脚头渐稀时黑鸡又仰颈管鸡,接近洗水时两鸡竟不相仲伯。洗水后灰鸡点优,可也不能一鼓作气打垮黑鸡,这预示着灰鸡随时有翻船的可能,三次水后灰黑发了阵威,其后在黑鸡的管罩下体力稍欠,黑鸡逐渐翻风,灰鸡虽然努力支撑,终究是技差一筹,回天无力,屈膝臣服。这样的结果让人非夷所思,又眼见为实,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,可笑的是公子羸鸡输钱,一时成为笑谈。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板凳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0:21 | 只看该作者


{注,上文应为阮雄济曾祖父的父亲}车停住,人未下车,院落突然跃起一条猛犬,虽不高大,却矫健凶悍,把栓它的链子拖动的哗哗响,口中发出赅人的低嗥.随着一声喝叱,猛犬才安静下来,开门的是位六十开外的老者,瘦小精干,他就是阮雄济.他把我们让进屋,我虽然是第一次来,但那些鸡的啼咕声让我觉得亲切.凭祥带来的向导作翻译下他们晓有兴趣交谈开来,无外乎是彼此斗场上的战况, 我虽然是第一次来,但那些鸡的啼咕声让我觉得亲切.革七祥细说了我们那儿锋芒正盛数条鬼子的战绩及战法特点,老者倾身聆听,并不时颌首若思,这时女主人送上了香蕉,个虽大长却并不很甜,因为西贡的雨水特别多.门外几个半大的孩子好奇地朝我们张望.我环顾了一下屋里,摆设十分简洁,不外乎竹木桌凳,木板鸡罩占了堂屋的大半,一隅的电视和影碟机是唯一的电器.交谈了一会革七取出一些碟子和老者观摩,那是我们那儿赫赫有名鬼子的斗场录相,我都看过.他们观看时我就到处馏达.
庭院数群小鸡由母鸡带着刨食,我靠近时那些母鸡挺身仰颈恕视,显然对我这不速之客很警惕.据说这些母鸡能瘃死偷食小鸡的大山鼠.那些用竹子围成的小院落是三个家系.数只种母鸡由一只挺拔的种公鸡统领,那三只公鸡都立过赫赫战功,有一只失掉了一只眼睛,有一只双钜打掉,最后那只一只翅膀打折,虽重残在身,却依然傲视群雄,随时准备拼死一搏.那些骚动不安的青年鸡在后院.依势而挖的窟座北朝南,由木架支着上披草皮,前是简陋的木门.上面挂有食壶,窟里面放有栖架,那些一年龄左右的鸡就在里面.不是在打鸣就是听到鸡鸣缘瘃爪抓,一刻也不安宁.有些性烈者不惜以胸撞门,把那些木门撞地砰砰作响.我依次观赏,对那些骄傲的,目空一切的年青鸡暗自啧啧称赞,最边远的那窟鸡没有动静,原我以为是空窟,可木门紧闭,我仔细探寻才在一角发现了它,就是我们后来称为懒拐糖的,他缩在一角瑟瑟发抖,那些竖起的毛显出它的怯弱.再观看其毛片,黑腹红背头顶却撒白斑点,腿部与明腿交界部也杂有白斑点,那些白斑点虽然很小却因为在红毛的头部黑毛的腿部显得很扎眼,从它居住位置和未经修剪的外貌,说明它是被主人冷落的鸡.
这时女主人走了过来,她示意我和她一道逮捉懒拐糖,懒拐糖在窟内惊恐扑腾,捉住它我俩很是费了一番周折,我捉住小心翼翼递给女主人,她随便抓住翅根提起,我疑惑不解尾随着她,直到她进厨房提起刀,我才知道她是要杀它,懒拐糖似乎也知道是自己的末日,拼命挣扎哀嚎,只听的我心惊胆寒,挣扎无果它狠命朝女主人的手瘃一口,女主人痛乎一声菜刀落地,懒拐糖也同时挣脱迅疾跃上梁上,女主人呱哇朝它恕吼,这时屋里的人闻声也赶了来,听言男主人跑回屋里去拿枪,就在男主人要扣下板机时,它回头望着我,满眼的辛酸与委屈.虽然革七一再告戒我,对没有前途的斗鸡下刀要狠,那是赔钱的货.可懒拐糖这样看着我,我还是动了隐恻之心,我把男主人的枪按下,说这条鸡我要了.


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报纸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2:41 | 只看该作者
  


[朋友们的喜好就是我的动力,我会尽可能把斗场所见所闻说出与大家乐虎娱乐官网,和大家一起感受斗鸡文化的博大与精深]吃饭的时候主要的话题是围绕懒拐糖的.阮雄济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事,已一年龄打鸣的鸡仍没有斗性,很是让他伤心.因为斗鸡繁殖家投注的是一生心血,所以对鸡种的选择是非常谨慎的,按祖辈的做法,出现一只不敢斗嘴的鸡父母系皆要废掉,因为说明鸡群中出现了不稳定的基因,在斗性斗势上只有纯正的,不带有一丝暇斑的斗鸡才配传种,公鸡如此,母鸡亦然.阮氏水白眼的斗性一直是让圈中朋友信服的,其斗性奇好到未打鸣的青年鸡敢挑衅带伤的成年鸡,母鸡也敢与那样的鸡斗个昏天黑地,以分雌雄.阮雄济善意地提醒我,对那种甭鸡不要报有任何幻想,那些缺乏斗性的鸡杀之不足惜的,因为那些鸡的纯度不够,随时都有临危逃命的可能.革七也说我还不够狠,以我的性格很难在斗场立足,那是血腥之地,不能有半点的妇人之仁,只有对挑不出任何暇瘕的斗鸡才能重用并且危难时刻赖以孤掷一注,那些畏缩的,临战三心二意的是输钱的祖宗,对它们不能有半点的怜悯之心,否则就会晦运相随.他们的话说得我心里凉叟叟的,再瞄罩在角落里的懒拐糖,头毛高耸,俯首寻隙欲逃,何有半点斗鸡之相?那些孩童也对它指点讪笑.我觉得自己太意气用事了.常言道:江山易改,廪性难易.要想让一条怯场之鸡临死不屈,恐怕是要河水倒流一样不易.
酒足饭饱陪革七选鸡,因为我是初学,仅凭外表很难区分鸡的优劣,在我看来它们都是上天塑造的战鸟,结实的肌体,浑园的颈脖,利缘锋爪.就其体能好象永远也不会枯竭.阮家有不成文的规矩,就是鸡任凭顾客挑评,不发一言,因为那些鸡主人也只粗略的试过斗口,多是只几分钟;有些甚至不曾斗过,再说各人看鸡的眼光也不同,所以选鸡全凭自己看鸡的水平和各人的机缘,区区二十余条斗鸡,挑到天黑革七仍不能定夺.主人安排我们去酒店吃饭.
说是酒店,其实与国内的山村酒吧差不多,菜肴只有数种,且只供啤酒水酒,可座无虚席,很多人都认识阮雄济,热情向他打招呼,阮雄济也向他们挥手示意.人们来这儿说是吃饭还不如说是消磨时光,当地人的桌上只摆花生米之类的家常下酒菜,却喝得痛快淋漓,特别是喝啤酒的,开怀痛饮.高潮是斗鸡表演,那些修剪整齐的西贡鸡仪表堂堂,斗技却很是一般.但每踢出漂亮的一腿仍得到看客的欢呼,大家沉醉在激烈的搏击之中,如醉如疾.阮雄济介绍说那些高档鸡都拿去赚钱了,特别优秀的甚至远征重洋,在大洋彼岸的地下赌场为新的主人豪夺巨注.
第二天接着挑选,其实这些鸡只有细微上的差别,这些纯度极高的西贡鸡都是固定的挺拔体型,细腻红润的肌肤,高昂浑园的长颈托着灵捷的小头,炯炯有神的水白眼射出冰冷的寒光,让人每一条都不忍舍弃.革七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中挑出自认为完美无缺的八条斗鸡.
我问阮雄济懒拐糖作价多少时,他大度地说你喜欢拿去就是了,只是不能说是他出的鸡,我深知养鸡的不易,意思样地给了他一百元.鸡由他们送到凭祥,凭祥再由我们找人运出边检,那时禽流感查的很严,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让这些鸡全部覆没.


  


[ 本帖最后由 我为斗鸡狂 于 2008-12-31 15:34 编辑 ]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地板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4:31 | 只看该作者
  


谢谢朋友们的抬爱,看过斗鸡的人都知道,其打斗惨烈程度不是文字所能描述出的,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有切身的感悟,可以说如果能有一种动物象人一样为尊严,为荣誉而战,宁死不屈,唯有斗鸡,斗鸡是值得我们崇敬的.
定好交割时间后,难得来西贡一次,我们趋车去西贡市区,市区内仍保存有不少的法式建筑,咖啡馆也不少,这些都不能吸引我们.我们感兴趣的是斗鸡交易场.交易场其实只是个简易的厂蓬,各颜色的斗鸡都有,除了黑红的主色调,还有金黄,甚至橙色银边.冠型也多种多样,最奇的是片冠,英武的斗鸡身形却长着一顶土鸡冠,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滑稽.卖者也都是行家,除招徕顾客外,也对长得十分到位的斗鸡品评.这有点象国内的宠物市场,有卖主,也有买卖贩子,还有掮客.这时人群骚动起来,原来是来了条泰国斗鸡,出自皇家血统.卖主极小心地从精致的草袋捧出,刹时大家都摒住了呼吸,太美了,就象玉雕而成,通身雪白的羽毛,红色的肌肤如玉圆润,再看它的走姿,从容不迫,目空一切.从它一羽未损就知主人对它是多么珍爱,这就是泰国国宝级的斗鸡,只一会卖主就让掮客拉走了.因为有的买家不想暴露身份.市场上的大路鸡并不是很贵,我建议革七选购一些,革七说这些鸡血统不明,除非经过斗场的考验才能信赖,再说凭祥也能购到这些大路货,不必如此费神了……
回到家已是一星期后了,那些斗鸡虽然经过长途运输,可放出来依然精神饱满,斗志昂扬.这些鸡除懒拐糖外全由革七调练,革七家原来的那些越裔鸡都移来我家饲养.调练过程中看到那些鬼子充沛的体力,不凡的斗技我俩喜形于色.这些鸡气好,脚头狠心,抗打,很适合在我们这儿打.我们这儿一小时洗水喂水.气不好很难坚持下来的.
懒拐糖单独饲养了一段时间,终于起了骚性,我试着用初开啼的越裔鸡给它开斗,几个对扑,懒拐糖脚轻飘飘的,神色慌张,不一会扭头便跑,我算对它彻底失望了.和革七讲要宣布它的死刑,革七说取毛先吧,取完毛杀之不迟.因为打斗调教,斗鸡的翅羽都有折损,这时我们就会从菜鸡身上取毛接补.以后除了取毛我再也没有留意懒拐糖.不久懒拐糖的两边翅膀均只剩下寥寥数片翅羽.
一次打鸡,我鸡只四十分钟就轻易击败对方的鸡,我鸡只轻微受伤,为它敷好药酒,因为赛事仍在进行,我把它往晒台一放,便匆匆赶回斗场.正在斗打急烈时,母亲来电说晒台的一只鸡快被打死了,我才想起懒拐糖还在晒台,想可能是懒拐糖快被那只胜鸡琢死了,并没有放在心上,斗鸡结束已是深夜了.回到家去晒台收鸡,懒拐粮安然无羔,胜鸡觉奄奄一息了,我大惊失色,忙把胜鸡抱到灯光下查验,头已烂了,血肉模糊不清.再把懒拐糖捧到灯光下,一脚的鲜血,脸部的皮肤只有细小的划痕.我用力地揉了揉眼,还是这样的景象,这时懒拐糖开始拍翅,把那对残缺的翅膀拍的砰砰响,就象是八磅锤有力地敲击楼面,我连忙拔响革七的电话.


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7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6:49 | 只看该作者
  

革七很快赶了过来,看到地上的情景目瞪口呆,他问我晒台是否还有别的鸡,我肯定地回答没有了.只有懒拐糖和胜鸡.他疑惑地问你调拭懒捌糖,脚头不是很轻的吗,怎可能有这样大的杀伤力,弄出如此惨象.我点头说是啊,它的脚头轻飘柔棉,我也不知怎么会弄成这样.这时革七想捧鸡细看,却怎么也摁按不住,惊叹到多大的劲啊!我突然想到,不妨再拿条鸡和懒捌糖拭斗,不一切都明白了吗?革七说也只有如此了.我捧了条调教,准备上斗场的鸡.一见到鸡,懒拐糖便抖毛拍翅,象是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.两只鸡很快翅脚相向,懒拐糖左冲右突,给人很不沉稳的感觉,这可是斗鸡的大忌,性不定的鸡很难吃苦到残盘,脚仍是我拭斗时那样的脚头,让人觉得很轻,奇怪的是对手好象吃了迷魂汤,只吃了几脚便晕乎乎的,一下便丧失了战斗力,甚至招架之功也没有,任由懒拐糖抽打,革七囔道:活见鬼了,便是打母鸡也不会这样的轻松啊.对手坚持到一十七分钟,头吃懒拐糖一脚,扑通倒地,懒拐糖窜上去叨住连连发脚,我和革七面面相觑,反应过来去救鸡时,只一刹的时间,那鸡的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.真是太邪门了,被打下的两条鸡均是越裔鸡中的姣姣者,并且都调教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而且也有几十分钟完胜的战绩,重量高度方面也不逊于懒拐糖,怎么如此不堪懒拐糖一击呢?革七搂过懒拐糖,它依然精神抖擞,展开它的翅膀,左边还剩八片翅羽,右边只剩六片,叫人哭笑不得.革七说要拿在晒台被懒拐糖摧残的那只鸡回去解剖.
第二天革七对我说那只鸡的头骨被打裂了.革七混迹斗场数十年,这样蹊跷的事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.(另一鸡伤愈后有骚性,但再不敢对嘴,哪怕和初开啼的仔鸡也不敢斗嘴.),我们终于明白了,懒拐糖的脚力看似轻柔,其实极其恐怖,恐怕没有什么鸡头部能吃它十几脚.对懒拐糖的调教我们很是伤脑筋,那样的脚头打一鸡废一鸡,有多少鸡让它打啊.斗口破的懒拐糖性子大变,从原来的委琐胆颤变为暴烈如火,在笼里奔走不息,听到异常响动拍翅震耳欲聋,.而且不近人,想搂住它非费九牛二虎之力不可,想捧起它把玩是不可能的事.外观也起了很大的变化,脸肉红润得象沁出油,眼光如炬.一次我去喂鸡让起性的懒拐糖踢了一脚,正中右腿膝盖,疼得我站立不住坐到地面上.一星期后仍隐隐作疼.

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8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7:24 | 只看该作者
  

原来还拿了几条淘汰鸡调教懒拐糖,但那些鸡不抗懒拐糖打,短的七八分种,长的四十分钟内头被打垂,练不出水平,再者也怕翅羽再折,那样只有再养一年了.革七说这鸡叱咤斗场待明年了,今年就小打吧,在战斗中锻炼.我觉得也只能如此了.
捧懒拐糖出场,那齐根剪下的翅羽让鸡友惊愕不已,我只能以家人反对养鸡,这是家人剪的搪塞.这样的解释很勉强的,因为又没有剪完,就象济公活佛手中的那把破扇子.因为懒拐糖缺翅,别人也不好意思拿尖端鸡来配.记得懒拐糖的初战对手是条越裔鸡,比懒拐糖稍轻稍矮,对方唯恐我们不敢打,开口便放我们八折打,结果二十分钟内对手被打翻在地,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巧脚,可那鸡再也没有站起来,战斗毫无悬念地结束了.因为懒拐糖的脚看似太轻柔了,旁人均认为是对方鸡太差,就是那鸡的主人也没有看出其中的奥妙.懒拐糖初胜就这么波澜不惊.接下来的几战都是别人候懒拐糖打的,不是轻过懒拐糖就是比懒拐糖矮些,那些鸡与懒拐糖的一战均无例外地成了它们斗场生涯的绝唱.
一次打鸡结束后回家,发现后面有人跟踪,我不禁警觉起来,因为有的人输不起走极端也是有的,看得出他不是本地人,在一转角处我截住了他,问他跟踪我究竟想干什么!他说刚才他输了条鸡给我们,想和我交个朋友.我说我并没有和你打鸡啊.他说懒拐糖胜的那只鸡就是他的,他是让别人捧出场的.他想买下懒拐糖,让我开个价.我以鸡是朋友的打发他,他问是否能为他引见鸡的主人.并拉我到旁边的酒馆,说面吃面谈.盛情难却,我跟他进了酒馆.难道他看出了懒拐糖的不同凡响?我忐忑不安地想.他说他叫老五,南宁的.输的那只鸡也不是他的,是他的老板的,鸡输了怕回去不好交差,想卖胜它的鸡回去交差,我只管开个价.我并没有转让懒拐糖的想法,因为这毕竟是我拯救的一只鸡,从内心我已把它看成我的孩子,原来不成器,大器晚成,想好好栽培它,让它名扬斗场.他见我只打呵呵,会心地一笑,从身上掏出一踏钱,说不够还可加,他买鸡的心很诚的.看着桌上厚厚的一踏钱,我迷茫了,革七手上的任何一条鸡都没有花到这样的价钱啊.难道懒拐糖是个宝?虽然我们知道懒拐糖的脚狠毒,都是前场打垮对方,没有看过它的残盘,不知它是否抗打,再者它的打法也不是很理想,每次打都是正面迎敌,秋风扫落叶式地把对方打卷,虽然杀伤力大,但打的蠢,容易被打瞎眼睛.这是我和革七的一致看法.我借口和鸡的主人联系出去打电话给革七.
革七说鸡只有几根翅羽了,只要价钱合适就转让吧,他问我对方出什么价钱,听我说是那么多钱时,忙叫我暂时不要表态,他马上过来.
革七与老五见面,俩人都失口而笑.原来他们都曾经携鸡北上征战,并且在他乡革七还得到过老五的救济,那次郑州大赛革七输的很惨,是老五拿钱罩的.俩人也用不着打呵欠.老五明确说他喜欢懒拐糖,让革七开个价.革七也说鸡不是他的,指着我说鸡是我这位兄弟的.并且把购懒拐糖的经过说了一遍.听罢老五嘘唏不已.老五说他那鸡也不是省油的灯,是旋风腿的儿子,旋风腿盛年时驰名越泰,老年后老五的老板托了很多关系才弄到手中,在南北各大赢一场,均一小时内打散对方,老板很喜欢旋风腿,特意从西贡高价购了条名母鸡,想传下旋风腿的血脉.那母鸡不论配什么公鸡都有重腿,气好有耐力.战败的那只鸡的前几窝兄长都骁勇善战,它们兄弟都是直接上斗场的,在实战中锻炼.因为一般鸡无法和它们抗衡,光种头就打死它们.想不到会输给懒拐糖这么惨.颈子都被打断了.老五叹到.颈子被打断了?我和革七惊叹.我摸了那鸡的颈子,是断了.老五说.

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9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8:01 | 只看该作者
  
本人并不擅长文字组合,鸡友觉得我所述精彩,这完全是因为斗鸡本身就是精彩刺激的事,所以我辈才乐此不彼.常常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,故事会是舞文弄墨者的竞技场,非我这样才疏学淺之人所能问津的.但正如斗鸡客所说,能感受斗场之惊险,斗鸡之凶吉,唯我斗鸡之人.
两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,虽然价钱不菲,但让我与懒拐糖分离于我而言有割肌之痛.而且此次分离,懒拐糖将踏上生死未卜的征程,如果懒拐糖有完整的翅羽倒没什么,可让懒拐糖凭这副残翅生死肉搏,我于心何忍.虽然我也拿它小斗,但只要事态不妙我一定会认输救鸡,他们能这样善待懒拐糖吗?以我的经历那些大斗也是两只斗鸡的生死注,是生是死在此一搏.我正踌躇时,草袋里的懒拐糖发出”咕咕”声,在我听来分明是”呜呜”而泣,我心里起了刀绞般的疼痛.我说:”不是价钱的问题……”老五一脸的疑惑,我一时也说不清楚,但我分明感受到并不是所有的东西用钱说得清楚的,譬如感情.
革七忙陪着笑脸对老五说:”我这兄弟是初学养鸡的,他喜欢这只鸡,有道是君子不夺人之爱,哥只要用得着这鸡,到时调用就是了,一句话的事.”老五无限倜怅地叹了口气.说:”我只是担心此鸡非得其所罢了,怕这鸡在这位小兄弟的手里不能发挥应有的价值.”革七笑着说:”瞧哥你说的,我们的鸡不也就是你的鸡吗?如果你觉得有合对的鸡,到时拿去就是了.”老五坦诚地说:”这鸡珍贵就珍贵在发脚不显山不露水,可脚脚致命,容易配对,而且场中容易捡折头,可称得上摇钱树啊.”说到这老五原来浑浊的双眼竟褶褶生光,露出了职业赌徒的嘴脸.”让它与那些二流鸡厮杀是屈了它啦.”我也知道一只斗鸡真正的价值唯有在斗场中展示,但我希望它展示出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,就是展示它巅峰时的战斗力,可老五显然不是这个意思.”好好养着它吧,到时候兄弟一块捞钱.”老五暧昧地朝革七笑了笑.
临别老五要求再看一眼懒拐糖,他抚摸着懒拐糖的背羽,端详它的头脖,后者对他虎视眈眈,老五无不依恋地说:”斗鸡人一生能得此一鸡,夫复何求?”临行老五无限依恋地对我们说:”要静养懒拐糖,不要再让它作无谓的牺牲了.到时我们租用.”
革七走后我忙对革七陪不是,毕竟老五有恩于他,而我又不能满足老五的要求.革七呷了一口酒,摆摆手说:”鸡是你的,卖与不卖是你的事.凡事要讲个缘字啊,如果你与懒拐糖无缘,它也不会千里迢迢随我们来到桂北,它与老五无缘,哪怕老五和他的老板拿金山银山来也带不走它的一片羽毛.”一只鸡的价值竟高过几头牛,这让行外人看来是匪夷所思之事.这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.”你小子发什么呆啊?”革七问.”这鸡的价钱是否高的离谱了?”我问.”看你,又在说外行话了,在外行人看来这样的价格是不可想象,可我们个中人应该知道鸡的价格是由胜算和注子的大小决定的.如果是条输鸡送给你你也不会要啊.我说这样下去谁玩得起鸡啊.革七笑了,说:”所以玩鸡是讲档次的,是什么挡次的人就玩什么档次的鸡,玩高档鸡的只能是那些经济实力雄厚,而且有赌胆的人.象南宁的一些人,赌一场鸡要拿麻袋装钱,对鸡没有必胜的信心能这样孤注一掷吗?我说早些年鸡的价格并非这样贵,其中没有人为炒作的成分吗?革七摇了摇头,说:”鸡并不象其它宠物有炒作的成分,现在的鸡价格貌似到了顶峰,和古时相比又不可同日而语了,那时有斤鸡斤金之说,甚至凭一条好鸡加官进爵.在斗鸡盛行的古代,这是司空见惯的事.
我又问,为什么一说到斗鸡,大家必提鬼子.难道象我们这样的泱泱大国竟比不过那些蛮夷吗?革七骚了骚头,说其中的道理我也一时说不清楚,但国人一直把斗鸡走狗和玩物丧志联系在一起的.国内斗鸡的发展不那么顺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,不象那些斗鸡王国,比如菲律宾’泰国,上到公王公贵族,下到贩夫走卒,无不热衷斗鸡,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,千百年来的定向选育,出那些优良品种的斗鸡也是必然的了.我忧心忡忡地说:”只几年时间,斗鸡风吹遍大江南北.这让动物爱护组织警觉起来,甚至听说人有呼吁立法禁止斗鸡竞技活动.对斗鸡而言不知是福是祸.”革七说:”如果那样,他们是在扼杀斗鸡.是反自然的事.那些人自认为是爱护动物,殊不知自己是剥夺了斗鸡的天性.是在毁灭斗鸡…….虽然革七说的是酒话,却也有他的几分道理,我想凡事都是顺其自然的好.就象懒拐糖,既然它是斗鸡,必然有问鼎鸡王的雄心壮志,我又怎能因为喜好它怕它受伤而剥夺它这样的权利呢?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8:40 | 只看该作者
  
回到家,我第一次细细打量懒拐糖,它的身坯比别的阮氏鸡略粗拙些,水白眼,钉子嘴,头颈一梗过,薄皮细肉,深胸鸵背,除头顶和腿部杂有碎白点外,红背黑胸,硕壮的腿象桩子似地钉在地面,脚的鳞片象一粒粒金黄的玉米籽,真的显现出凸兀的轮廓,线爬爪,血路象赤练蛇的红斑通透每趾.这应该是条长得十分到位的斗鸡,只因性子姗姗来迟,差点成了主人招待客人的菜肴.在那些遭冷遇的日子里,那该是多么悲凉的心境啊.原先是什么令它害怕而畏缩?后来又是什么让它勇敢视死如归?这仿佛冥冥中自有天定,就象是玫瑰迟早会盛开花朵,雄鹰迟早会翱翔在蓝天.可如果没有坚若磐石的信任,在浮躁的斗场谁能为它守候到这天的到来呢?我由衷地叹到,得之幸之!留之幸之!
静养十多日后,懒拐糖一日比一日暴烈,简直是在笼里横冲直撞,那六点五公厘钢筋焊成的门都让它撞得有点变形,到最后闻不得它鸡啼叫,一听到啼鸣便啄背羽起腿,把自己的背啄得鲜血淋漓也在所不惜,革七说从未见过如此性烈的鸡,得用老鸡抑抑它的性子.那些老鸡是我们的常胜鸡,年最老那只超过六年了,它们的啼声粗厉,一般的仔鸡生生让这样的叫口叫寒心,置身这样旌鼓喧天的环境,懒拐糖虽然不自残了,但寻鸡啄橼,笼的橼子被啄得斑驳不堪,我们真担心它那利缘自毁,我甚至觉得自己并非良主,懒拐糖是明珠暗投了.
“再憋它不让它斗,它非自毁不可!.”我朝革七嚷道.革七深深吸了口烟,说:”老五来电话了,只是我没有对你说.””为什么呢?不是他让静养的吗?”我问.”你知道他这次相准的是谁?”革七瞪着我问.我摇了摇头.”鬼见愁!”我倒吸了口冷气.鬼见愁可说在斗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是个生吃狗吊[鞭]不用盐的主儿.革七与他原来是师徒关系,但两人的蜜月期是很短暂的,随着对斗鸡与斗场有了基本的认识,他便一脚踢开了革七自立门户,并且凭着财力垄断了革七除阮氏外的所有进鸡渠道.师徒自此反目,鬼见愁为人谨慎狡诈,在斗场表现更加毕现,不占对和他不见过打的生鸡他是坚决不打的.要打必下重注.所以在一处一年也打不了几场.可那些斗鸡客辛苦积攒下的银两无不大部份落入他的囊中,竟象是为他积攒似的.因为愤忿,革七曾与他连斗三场,三场均以革七败北告馨.连输三场革七元气大伤,三座房子卖了,妻子走了.七革几乎自此在斗场销户,凭着斗鸡者不服输的劲,在小斗中含辛茹苦数载才稳住了颓势,可斗场坐上宾再也与他无缘了.革七发过毒誓:再也不与鬼见愁斗鸡.
“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的.”革七怅然说道.”为什么是他呢,别的不行吗?””只有打他才打得出钱!”革七凶狠狠地说.几日不见,革七的胡子拉渣,人也瘦了一圈.他是在打与不打中间受煎熬吗?”你不是发誓不和他打鸡的吗?”我一面看着革七的脸色一面问他.革七的面部不由地一颤,黯然失色说:”那是我山穷水尽的时候,我拿什么跟他斗?那时我不服输不行啊.可又有多少斗场中人服输的呢?!”革七慷慨激昂道.一脸的悲壮,象极斗场残盘求胜之鸡.”说真的,没见你之前我还犹豫不定.现在我决定与鬼见愁斗上一把.希望你不要吝啬懒捌糖.”革七的老脸显现出勇士慷慨就义的表情.和革七交往多年,我知道革七一旦决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”为什么是懒拐糠呢?”我无奈地问.”懒拐糖他打心里瞧不起,也才容易大意,这是我苦候多年的机会,也许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.人越老胆子也就越小了……”革七最后的话语竟成了哽咽.注视着这个两鬓斑白的至友我感慨万千,我紧握着他那双疤痕累累的手,尽在不言中.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11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9:13 | 只看该作者
  

喜爱斗鸡,初入斗场我想的岂止是发区区几篇斗鸡短文,说来也不怕同好笑话,那时也曾年少也曾狂,我想到的是在斗场赚个金玉满钵,拍几部关于斗鸡及斗鸡人生活的电影或电视连续剧,只是造化弄人,往往看到了希冀的光茫,可奔跑过去时未到却又熄灭了.手中曾有扫荡斗场的鬼子,并且也出表现不凡的子孙代,想自己手中这下有斗鸡绝品了吧,可随后出的斗鸡一代不如一代,只有重新选种,重新种下希望,希望一直是闪烁的,只是不延续,总被鬼子鸡打破!难道鸡的优劣与气候有莫大的关系吗?我们育出的斗鸡注定比鬼子低个档次?,正所谓赢也鬼子败也鬼子,那些用鬼子赢来的钱又输给了鬼子.叹奈何!叹奈何!!
革七在我地斗场销声匿迹,说是外出打鸡了.我随后也放出话说懒拐糖病了.革七有间隐蔽的祖屋,很深的院落.革七与老五便在那里训练懒拐糖,因为懒捌糖脚可于伤鸡且翅羽稀,不敢用鸡对调,俩人只能仿照北方的训鸡方法用竹干在后面撵,两人年事已高,气喘吁吁时懒拐糖意犹未尽,老五的老板是位矮胖的中年人,见状不禁摇头,说如此训练如何挖掘出懒拐糖的潜力.也想过利用跑步机,但那样训练出的斗鸡灵敏度和协调性就大打折扣了,那样训练出的懒拐糖恐怕勇莽有余智取欠缺了,眼睛被可瞎的可能性就会很大,如果那样哪怕再勇恐怕也回天无力了吧,大家正为如何调教出懒拐糖大伤脑筋时,这时越南那边来信了.
原来阮家的鸡遭到疫病的侵袭,损失惨重,危及到在斗场的地位.打听革七那八条鸡的状况,想调几条优异的回去守擂.那八条鸡一条被打瞎了眼,一条缘被打脱,还有一条重伤一直不能康复.调了两条北上,手上目前能打的只剩三条.救场如救火.革七携上那三条鸡直赴越南.三天后革七回来了,阮雄济也随他一道回来.革七喜形于色地告诉我们.原来懒拐糖那样的腿叫蚀心腿,是阴腿中最为厉害的腿.看似柔棉,其实直伤筋骨.那样的腿只有爆发力极大的鸡才能发出,腿速与腿力均达到了极至.这样的鸡可说天赋异廪,普通鸡无论如何练也是达不到那样脚力的.至于那样的腿为何看似棉柔,却达到那样大的杀伤力,其实也不难理解,就象火力大的枪,击中目标外面看只造成个小洞,其实直穿而过了.听阮济雄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出过这么的一只鸡,只是发脚不打头,只打对方的两个肩胛,一场下来把对方的肩胛打烂,翅膀掉地.因为喜爱那样的脚力,用它留下一窝种,虽然儿子们也是极重的脚,比起老子来还是差了一筹.此后再也没出过如此脚力的鸡.听到革七的描述,阮雄济认定懒拐糖应该是那样的一条鸡;得知革七欲趋懒拐糖挑战鬼见愁,以报多年来之辱,苦无良方调教懒拐糖,这位挈友二话不说随革七回来,要亲手调教懒拐糖.


  
11主题63帖子358积分
斗鸡二段 Rank: 3Rank: 3Rank: 3
积分
358
1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2-31 15:39:49 | 只看该作者
  
一阵寒喧过后,也不及洗尘,阮雄济便急于看懒拐糖,见到那残缺的翅膀,老泪纵横,抚娑着那对翅膀,哽咽无语.革七把我扯到一旁,悄声对我说阮雄济对我们如此摧残懒拐糖非常恼恕,认为没有前途的鸡可一刀宰之,怎能如此折磨斗鸡呢,那是勇士啊,士可杀不可辱.我已向他说了不少好话.我看阮雄济既伤感又满怀愧意,懒拐糖对故主满不在乎,昂道挺胸看着前方.似乎对那些日子的冷遇仍耿耿于怀.我小心对阮雄济说我不是故意这样的……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,我絮絮不厌的说,他似乎并不在听,或者根本不想听我那苍白的解释,而是在细细品鉴懒拐糖.还是老五的老板活络,说赶了那么远的路,也应该饿了,填饱肚子再说吧.
虽然革七和阮雄济打了多年的交道,没有翻译在旁,有些事比划彼此也不能心领神会,俩人象哑巴一样急.老五的老板说没有翻译怎么行呢,随手打了个电话到凭祥.
交杯换盏,耳赤面潮,席上的气氛热烈了起来,革七和南宁方面斗鸡人物是很熟悉的,聊这些年来斗场人物的沉浮荣辱,有斗鸡老手因一招不慎倾家荡产,万劫不复;也有无名小卒凭一路好鸡从窄逢中崛起,平步青云.阮雄济在旁愣愣地听,似乎也能从他们的笑谈中嗅出斗场中的硝烟味,还有许许多多悲欢离合.老五的老板真是台面上的人物,口若悬河仍不时频频与默坐的阮雄济碰杯,甚至也不时为我挟菜.片刻功夫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就象是一家子谈笑自如.
天还没黑翻译就到了,是位越南妹,[也可能是位少妇,越南的女人早熟.],老板叫越南妹七姐,切,老板如果有女儿的话要比对方还大啊,叫别人七姐也不害燥.那位七姐笑吟吟叫老板明哥,莺语啾啾,风情万种,切,她老子未必大过老板,亏她哥叫的亲热.辈份秩序都让这些有钱人搞乱了.听革七说老五的老板是搞边贸的,和东南亚那些国家很熟悉.
阮雄济想看懒拐糖较几分钟,老板也想看把他鸡脖子打断的是怎样的脚头.刚好断脖子鸡有一兄弟带在身边,就拿它做较鸡了.就象那场鸡的重演,只几分种较鸡吃了几脚便有些晕了.阮雄济把那鸡捞起,老板看得还不过瘾,说让它打下去嘛,竟有这样神奇脚头的鸡.阮雄济说:”打下去这鸡只有等死的份,还能受得住几脚啊.””懒拐糖就是这样打的,吃脚还脚,生硬把对方打掉,我们担心碰到技巧鸡,不与懒拐糖正面冲突的鸡,那样懒拐糖便吃亏了.”革七说.阮雄济听着,脸色凝重起来,把手指扭成鸡头样,在懒拐糖面前转动佯攻,斗兴勃发的懒拐糖正在四觅对手,奋不顾身扑了上来,阮雄济的手右侧躲闪,懒拐糖那头倏偏右,落嘴起脚,干净利落,阮雄济呲着牙,脸苦得象团麻花,却不辙手,那手转的飞快,突左突右,但红影转的更快,只一会便牢牢罩住阮雄济的手臂,并不时落嘴踢脚,阮雄济终于受不了啦,辙手时已一手的鲜血淋漓.看的老板瞠目结舌,反应过来忙掏出纸巾为他包扎,并不停地表示谢意.从刚才的表现可以看出懒拐糖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啊.只是奇怪在以往的打斗中懒拐糖从未耍技巧.你对三岁孩童的挑衅用得上讲策略吗?阮雄济问,我们颌首而笑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.老板神采飞扬,说有这样的鸡,有阮师傅这样的驯鸡师,发财是天意,是天意啊.那七姐被说得咯咯地笑,就象生金蛋的母鸡.
  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本版积分规则
QQ|手机版|乐虎国际lehu10_www.lehu10.com_欢迎来到乐虎国际娱乐 ( 鲁ICP备07500467号-5 GMT+8, 2017-9-21 22:11
The Face Shop Skin Food The Face Shop批发 乐虎国际lehu10_www.lehu10.com_欢迎来到乐虎国际娱乐  鲁公网安备 37082702000125号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